蒸蒸与上 - 第2节 我可能萌了假CP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公屏纷纷:“噗”“是是是,都赖糖”“我们都懂哈哈哈”显然早就对他的无耻甩锅行径习以为常,一个个配合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偏偏此时出现了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:“你开嗓方式不对,别这么硬开,对嗓子损害大。”

    乔霁有点不爽地回了一句:“你谁啊……!”他本身小脾气就挺爆,再加上北方口音,不熟悉他的人猛一听他说话都以为他很凶。四溅的火星在瞄到麦上的名字时戛然而止:“呃——您、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微博简介里写了频道号,事情办完了过来找你,然后一进频道就被抱上麦了。是这样,我觉得在开始录音之前,最好还是需要磨合一下默契,我们可以先合唱几首试试。”绿灯亮起表明正在发言,小绿灯后面的马甲明明白白地写着“千叙”,来人淡定地解释着他的来意。顿了一顿,千叙终于还是无法忽视那个急转弯的尴尬称呼:“你叫我千叙就好。……不用那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乔霁对自己不争气的秒怂表示非常唾弃。

    然后他眼明手快地给名为“千叙”的马甲上了一个有管理权限的黄马。

    就在他上黄马的这几秒钟,公屏上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?千叙大大啊啊啊啊啊啊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了什么?千叙大大要和丘丘合唱?谁来告诉我不是做梦!”

    “老泪横流……我可以告诉我基友了,她当年说的‘家祭无忘告乃翁’,我们终于盼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霁可以理解自己粉丝的激动,毕竟大神如花隔云端,但这种“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”的兴奋感……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不知是谁走漏了大神亲临的风声,原本只有几十人在线的频道不一会儿就涨到了两百多人,而且人数还在持续上涨中。乔霁看得有点方,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千叙说,所幸贴心的大神依然善解人意——

    千叙:“我是不是影响到你了?如果你介意的话,开个上锁的子频道或者去我那里?”

    乔霁感动不已,连忙在下面新建了一个子频道,把频道名字发过去,几秒钟后,名为“之丘”的紫马和名为“千叙”的黄马双双出现在子频道的在线列表里,两个名字挨得紧紧地,看上去亲亲热热。

    乔霁这才呼了一口气,放松了不少。千叙开着麦,听到他这如释重负的声音,跟着轻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乔霁心里一跳,不由自主地想:多亏自己把这位拽下来了,不然光凭这一声笑,妹子们就不知道会被撩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嗯,之丘,我刚听了你唱的,问题不大,很多是可以通过练习改善的。”千叙笑过之后就说起了正事:“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试下和音,找到最悦耳的一种方式,然后演绎进正式的合唱里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乔霁当然没意见。练习曲是千叙和乔霁各自找的、自己最常唱的歌,按千叙的说法是这样更容易掌握对方的特点和优势。谁知道乔霁今天流年不利,连唱几首都是要么看错歌词、要么唱破音,有一首甚至直接连旋律的调子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唱到第四首时,千叙干脆“咔”地按掉了伴奏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霁欲哭无泪,他想说自己真的没那么范进中举,只是今天确实是特别寸,他越想唱好越乱中出错,最后磕巴了一下说:“就、状态不好,有点紧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紧张什么?”千叙在唱歌时可以游刃有余地把声音调整到各种状态,不过他说话的本音听起来却相当清亮,甚至乔霁可能都比他低沉一点儿。也因为他音色清亮,语速又快,即使是有些不耐烦了,也没有想象中属于大神的压迫感:“没什么好紧张的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那边他的键盘忽然传来几声闷响,千叙叫了两声“白白”,踩键盘的“咔咔”声音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乔霁有点懵:“呃……拜拜?”

    这是大神不爽到要直接走人的节奏?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家猫爬上来了要抱,不抱它就要在我键盘上蹦迪。”千叙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乔霁这才想起千叙家的猫好像就是叫“黑白”……可是谁会给名字叫“黑白”的奶牛猫再起个昵称叫“白白”啊!

    “既然你状态不好,白白也来黏我,就先聊会天吧,放松一下。”千叙道。

    从练歌变成了闲聊,确实让乔霁放松了不少,他随手操纵鼠标往上拖了一下,顿时被主房间里的在线人数吓了一跳:足足五百多人!他闲来没事在yy开个直播,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啊!而且……我俩在下面的密码小屋里待着,你们啥都听不见,到底来瞅啥=_=

    “大、哦不,千叙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,憋得我抓心挠肝的……”乔霁清了清嗓子,还是没忍住想求大神给他解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接合唱?”还没等问,已经被千叙一语道破:“没什么,我平时也会接商业翻唱,游戏、商业剧相关的,我也唱了不少,而且这次silence给的价格确实挺优厚。”

    乔霁没敢问大神的优厚价格,怕自己的小心脏会因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而颤抖……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答应和你?明明以前根本不熟?”

    ……大神就有特权可以在我脑子里装监控器吗!

    这次不知道千叙有没有听见乔霁的腹诽,那边厢他已经利落地给出了答案:

    “其实也并不是根本不熟。”电波传递来的声音,显得有些失真的温柔: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记得了——我们以前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章

    千叙说的那一次见面,乔霁也是在他的提醒下想起来的。

    那是差不多三个月之前,还是夏天的时候,乔霁的一个coser朋友要参加a城漫展的签售,他们一起参加漫展的大大们顺便搞了个线下聚会。乔霁本身住在a城,虽然去漫展只能当观众,但因为和他的朋友感情好,也被叫过去说一起玩。

    那阵子刚好乔霁最新投稿的《够爱》播放量过了二十万,渐渐在翻唱圈有了些存在感,漫展的大大们也没反对,都很大方地表示欢迎他过来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流行面基,但对于乔霁这样一个24k纯宅男来说,一下子要面对这么多人还是让他尴尬症都犯了,他站在ktv包厢外踟躇逡巡,酝酿着待会进去要说的腹稿。没想到里面的朋友等得不耐烦,直接出来笑话他:“还害羞啊?就等你了,快快快!”

    乔霁说:“我这不是想留个好印象……卧c……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他的损友一脚踹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当时有多狼狈就别提了,还好有人正好站在一边,伸手扶住了他。乔霁慌慌张张一抬脸,包厢里的人哄然大笑:“卧槽!好他妈的帅啊!”

    乔霁脸红得快要冒出蒸汽,匆忙跟扶了他一把的人道了谢,又被朋友拉过去喝酒打牌玩游戏,没多久就被灌酒灌得直接醉到断片,第二天晕晕乎乎地在自家床上醒来,除了无良损友大笑的欠扁脸,就数对那个最积极给他灌酒的胖子记忆最清晰。

    千叙说他见过乔霁,就在这一场聚会里。然而乔霁绞尽脑汁,把唯二他有印象的嫌疑人排除之后……脑海中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tat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真的是……”乔霁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算了,反正我一开始就说你可能已经不记得了。”千叙的语气听起来云淡风轻……有淡淡的辛酸什么的一定是他的错觉!

    乔霁还是徒劳地补救道:“你别在意,因为当时太乱,灯光又暗,加上我这人记性本来就差,一进去就被各种灌酒,真的当时在场的人都没记住几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不用不好意思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大神的声音里饱含透彻的沧桑和包容:“我们还是练歌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感觉更内疚了怎么办!

    两人一直练歌练到千叙说他该喂猫了,简单告别之后他就下了,加密频道里原本紧紧挨着的紫马和黄马,变得只剩下紫马孤零零一个。

    乔霁再次滑动鼠标滚轮,看到主房间里密密麻麻的围观群众,忽然有种如果千叙大佬还在,会不会对他说“看,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!”的感慨……=_=

    而等他上了微博,他也终于明白那些围观群众到底是奔什么来的了——

    全方位多角度将他和千叙的两个马甲共处一室的情景截图下来,并打上鲜红的四个大字“有生之年!”,转发里众人群情激动狂喜乱舞,但又有种猥琐的暗搓搓感——因为他们没一个人@当事人本人,甚至也没有一个人打出他们的全名,全靠缩写暗号接应,颇有种地下党人接头的感觉。这还是乔霁忽然福至心灵,点进了自己日常微博评论下比较眼熟的一个、总是发出“桀桀桀”笑声的姑娘,才顺藤摸瓜地找到了背后的真相。

    ……虽然找到了真相,但根本看不懂怎么破。

    乔霁睁大眼睛瞅了半天,也没能全部理解这种似乎充满专业名词和象征手法的神秘语言——不过有一点他是懂了,像silence姑娘那样的他和千叙的西皮党,貌似为数不少,她们还在他和千叙的id里各取了一个字,组成了他们的西皮名字:千秋。这西皮名乍一听既有文化又有逼格,还带着那么点悠远的宿命似的沧桑,乔霁是不会说他偷偷觉得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西皮名刚看懂,后面跟着的话又不懂了:千秋萌出血!千秋一生推!

    生一堆他懂,一生推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总之尽管乔霁这个当事人没全懂,但在这条“有生之年”的微博转发过一轮以后,乔霁发现自己微博的粉丝数有了一个低调的小幅度增长。原来是平均每天增长200个左右,近期才有小半个月,粉丝就已经增加了六七千,快要逼近五万大关了,虽不明显,但长势喜人。

    在这股令人舒畅的东风之下,乔霁和千叙的合唱也准备在哔站发布了。

    乔霁深深吸气又吐出来,最后再扫了一眼面前名为“【千叙x之丘】为君沉醉又何妨 up主:之丘”的窗口,不自觉上下搓了搓渗出汗的手心。他的眼睛紧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,看着小小的数字符一点一点跳动:19:58……19:59……20:00!

    在数字跳成八点整的瞬间,乔霁心跳加速到最高,指尖“啪”地一声,重重按下“投稿”键——

    发送成功!

    乔霁紧张得指尖冰凉,除了他自己第一次投稿的时候,这是他来哔站以后最紧张的一次了。一年多温温吞吞半红不红的尴尬境地,每次新投稿都有人惋惜又漫不经心地感慨“唱得不错啊,为什么不火”,尽管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感慨过后不会再来看他哪怕一眼,但乔霁自己是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执念——

    到底为什么红不了?真的就是只差一个被注意到的机会吗?

    而当这个机会来临的时候……是不是就可以证明了?

    合唱曲的宣传微博也是用乔霁的微博发的,千叙很大方地给他蹭流量,而且他平时鲜少转发相关微博,这次也破天荒地亲自转发了:“和之丘大大的第一次正式合作,希望大家喜欢”。虽然很官方,但相对千叙本人的一贯作风来说已经如春天般温暖了,看下面的粉丝评论就知道:

    “咦咦咦会长用自己微博转发耶!以前不都是点个赞就完了吗!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合唱!合唱唱唱唱唱——”

    “之丘大大是谁?也是很有名的大大吗我怎么没听过?”

    “男神都自己转发了,好好好立刻去听!硬币走起!”

    “原po就是之丘大大啊,我刚看了一下,他貌似也出过不少好听的歌呢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就显示出千叙粉丝的庞大基数了,之前乔霁以为那些对暗号的姑娘们人数已经不少,但此刻一相对比,才发现她们就像落入海洋的一滴水,无声无息地淹没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中。

    说到底,千叙的绝大多数粉丝还是纯粹冲着他的声音和作品来的。乔霁很快认识到了这一点,心里不禁有些羡慕,真心希望自己也能有发展成这样的一天。

    至于千叙为什么对他这么频频例外,乔霁猜测还是因为那一次的一面之缘,因为他自己也有这个逻辑:既然三次元里见过面,二次元上能帮一把的时候就帮一把——总而言之,大神真是个厚道人啊!

    ……以至于乔霁至今还没想起大神究竟长什么样子,就更让他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了tat。

    投稿刚发出去,乔霁打算在哔站首页找点轻松的视频看看,缓解一下过分紧张的情绪。没想到他才一刷新,就赫然看见自己刚刚的投稿就处在首页右上方最显眼的位置!分类还直接上了一周推荐!

    乔霁以前不是没上过首页推荐,但通常都是呆上几小时就下去了,最长的一次就是《够爱》,也仅仅是好评发酵后在首页停留了一天。当初靠着这一天他就增长了五万点击,已经让他得瑟不已了,没想到现在只是在题目里加了千叙的名字,甚至才刚刚发出去,就已经上了一周推荐!

    如果真的能在哔站首页挂满一周,不管合唱曲最后的口碑如何,硬币、收藏的数量是否漂亮,但起码点击量是躺着就能进殿堂了。

    乔霁知道这就是真·大神的威力,他以前围观的时候也曾经暗搓搓地羡慕过,不过这一回等大神的光辉真的照耀到他身上,他又自然而然地战战兢兢了。

    他是不敢再看哔站首页了,拿起手机划拉着看有没有其他能让他放松些的活动。恰好此时有人在企鹅上敲他:“丘啊,你跟千叙合唱了?”

    乔霁看了看,这也是个大大,不过是中抓圈的知名男神cv歌尽桃花,因为一起打亡者农药认识的。所谓隔行如隔山,乔霁面对他倒没有多少不自在,还经常跟他在一起聊天打屁,就随手回复道:“对啊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歌尽桃花:“我在b站首页看到的,行啊你,怎么约到他的?听说那家伙特别难约的哟~~”

    之丘:“是约歌,请把话说完整=_=”

    歌尽桃花:“不要逃避话题,快告诉哥,你是怎么攻克这道冰山的?”

    冰山吗?乔霁不自觉回想到最近练歌期间、和千叙的数次短暂一对一交流。虽然大神一开始看上去是不太好亲近,但真正相处起来,他嗓音清亮语调轻快,一点架子也没有,就算乔霁唱歌掉链子了也都是耐心纠正,而且教了他不少实用技巧,闲聊时偶尔还会抱怨他家的猫又长胖了/又在舔毛、考虑要不要给它买个耻辱圈戴。

    在乔霁看来,了解千叙的人都不会认为他是冰山。他本来想反驳,但一是想到随随便便背后议论人家不好,二是觉得这话说出来恐怕又会遭到歌尽桃花的揶揄,而且silence也有要求,希望他们不要把她花钱让他们合作这件事说出去,干脆模糊地回复——

    之丘:“有钱能使磨推鬼”

    歌尽桃花:“花钱的啊?厉害了。话说你怎么不找我?我粉丝也不少的嘛!”

    之丘:“你那五音不全的就算了”

    歌尽桃花:“靠~对了,你发个语音来听听”

    之丘:“突然发语音干嘛?”

    歌尽桃花:“我最近接了个剧,攻音配腻了,配个受音玩玩~属性是健气受,所以打算听你的声音找找感觉~”

    之丘:“滚!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