蒸蒸与上 - 第5节 我可能萌了假CP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没想到这条弹幕很快还有了伙伴:

    “不不不我觉得明明是傲娇宠溺攻x健气蠢萌受啊!你们忘了沉醉了吗?之丘声线超级受的啊!”

    一条弹幕表达不完,又紧跟着附加了一条:

    “这种健气蠢萌受才是戳爆我萌点啊!最喜欢看健气阳光受被欺负到泪汪汪、艹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了!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乔霁把麦关了,用力砸了一下键盘。

    这回就算他半懂不懂,那些什么“欺负到泪汪汪”“艹得满脸通红”的用词也足够有指向性了,身为一个直了二十几年的直男,看到这些词汇被用在他身上,再好的心情也在瞬间一扫而光,由衷的感觉到一阵气愤和恶心。

    但他还记得这里是千叙的直播间,他自己脾气不好就算了,在千叙这里发飙怼人,落的还是千叙的面子。他自己深呼吸几口气,起身去接了杯水,站着喝了几口才感觉冷静一些,回来坐下准备重新开麦,就假装没看到那些弹幕。

    没想到回到屏幕前一看,先映入眼帘的是千叙发过来的几条私聊:

    “闭麦了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已经被我永久禁言了”

    “开麦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给妹子也是一样的,都很侮辱人,不用忍,想生气就生。”

    千叙用的字体是最简单的小号黑体,一点不显眼,乔霁以前还有眼花把他的私聊当成系统通知的时候。可是此情此景下看来,那几行宛如系统通知的字体,又稳妥,又踏实,好像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时的直播间里没人说话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乔霁开了麦,先清一声嗓子,“你说句话呗。”

    “嗯?说什么?”千叙又清又亮的熟悉声音响起来,虽然口头上是在呛,实际却是第一时间就开了麦,“刚才不说话的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刚才去倒杯水嘛……”乔霁说。

    ——这样一来,他就能确认,他是真的生不了气了。

    “咳,接下来唱什么歌啊?”

    乔霁这是为了缓解窘迫临时扯的问题,到底要唱什么还是得看弹幕,不过等他的视线再次移到弹幕上时,却发现话题中心已经变了:

    “哇风晚晚来了!”

    “捕捉风晚!表白!”

    “风晚晚!大师球!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霁开始还有点儿懵,不过很快名为“风晚”的id就再次现身,给他解惑了:“我擦,千叙你也开始直播了?你yy频道里怎么没人?”

    第五章

    乔霁只是乍开始有点懵,很快他就想起了这个“风晚”是谁。

    风晚也是哔站的知名唱见之一,说起来乔霁还对他印象尤其深刻。这是因为曾经有个粉丝,在微博私信里给乔霁发了风晚的一首翻唱,并让他“学习学习”,乔霁毫无防备地点了进去,一开头就是一声春意无限的娇喘。

    乔霁对着页面,连看了好几遍简介确认“风晚”的性别,然后他就出离愤怒了——他在当晚的直播里怒问那个粉丝:你是觉得我应该学什么?你想听那种歌,就找愿意唱的人给你唱,你给我发,想让我学什么?有意思吗?

    他的粉丝们也是那时候更深刻地体会到:这方面是直男丘的雷区,绝对不能乱提,炸毛可是很恐怖的——

    可以说,这也是为之后的“单向关注三个月惨案”埋下了祸乱的根源=_=。

    乔霁对风晚的印象局限于“那个唱擦边球小黄歌唱出几十万播放量的人”,却不知道他跟千叙还有交情、甚至知道千叙的yy频道。不过这倒没什么奇怪的,哔站唱见的圈子本来就很小,虽然每天投稿的新人多如过江之鲫,但能站在榜单顶端的却始终都是那几个人。知名唱见之间还经常会搞个合作合唱什么的,让人气1加1,互惠互利式地增长。

    千叙尽管以前基本不和人合唱,性格也比较冷淡,不过名气摆在那里,他在圈内的人缘还是非常好的,因此会和风晚认识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乔霁想通了这一点的同时,千叙已经接了风晚的话:“开着玩啊,我没在自己yy,我在之丘的频道。”

    风晚:“啊?之丘?”他似乎是到现在才意识到直播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,“哦哦,看见了。我看到频道号了。”

    “噫我为啥进不去?哇你们单独开小房间!还带密码!”

    其实这本来是观众都知道的事实,毕竟千叙就将yy的页面大大方方地摆在屏幕上,但被风晚这样一提,弹幕顿时就变了一波节奏:

    “哦豁小房间!不得了”

    “还有密码的,嘿嘿嘿嘿~”

    “小秘密小秘密,嘘——”

    乔霁莫名看得有点脸热,这时候正好听见千叙叫了他一声,他也没听确切,以为千叙是要他放风晚进来,干脆把频道权限解开了,不需要密码也能进。频道顿时呼啦啦涌进一大票人,当然也包括风晚。

    千叙说:“我本来想说我们两个上去就好……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随意地叹了口气,乔霁却觉得脸更加烫了。

    小频道没有设置权限,风晚已经自己跳上了麦序,开麦说话了:“哇你们俩!还不想让我进来耶,是不是有奸情?”

    乔霁连忙笑说:“怎么可能?就是、可能以后练歌的时候,挂单独房间会方便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,你们之前是不是翻了《为君沉醉又何妨》?我最近太忙,还没来得及听呢。”风晚笑嘻嘻的声音也是软绵绵的,好像自带娇喘一样,“你们以后还要一起出歌吗?”

    乔霁也只是临时扯的理由,结果风晚的追问还真把他问住了:谁也没说这次效果不错,就一定会有下次,毕竟千叙这种日理万机的大神,也不可能缺他这点人气,这样一说,反倒是他自己厚脸皮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没想到千叙接了话,“计划内应该还有,已经在挑歌了。”

    乔霁表示:???

    什么时候的事,他这个当事人之一怎么完全不知道?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风晚声调夸张地感慨道,“千叙你都不跟我合唱的,就连苍镰找你你都说懒得磨合,还说不是有奸情?”

    “又不一样。”千叙微妙地停顿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,“之丘的声音跟我比较合,我跟苍镰唱什么?套马杆吗?”

    关于风晚和千叙提到的“苍镰”,乔霁也认得:苍镰是以唱燃曲出名的硬朗男神嗓,高音嘹亮,低音雄浑,活动不局限于哔站,还唱过某些网剧的主题曲,乔霁对他一向是非常欣赏甚至喜欢的。想不到他也找过千叙合唱,听起来两人还交情匪浅,该说果然大神的朋友也是大神么?

    脑补了一下苍镰与千叙合唱“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”,那扑面而来的画面感瞬间让乔霁忍不住闷笑出声。

    千叙透露的消息也终于让弹幕回到正轨:

    “什么!!后续还有合唱吗!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太棒了求继续合作!”

    “没错你们就是很配呀!(我说声音嘿嘿”

    “楼上不要欲盖弥彰了,括号删掉删掉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苍镰大大躺枪!”

    “躺枪的明明是套马杆23333”

    “求下一首唱xxxx!跪求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跟我唱啊?”风晚说,“以前有一首我都找上你了,你还说不唱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歌太浪了,我怕被封号。”千叙随口答了一句,转而说,“都过来了,要不要唱首歌?”

    不少唱见在到其他唱见直播间做客的时候,都会主动唱一两首歌,一方面活跃气氛,另一方面也是能更好地融入直播间粉丝氛围。风晚果然不假思索地答应了:“好啊。”不过他又提了要求,“你跟我一起呗,保证唱个正常的歌,倾城一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千叙说:“你就唱啊,我去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风晚的声音有点不高兴了,“你都跟之丘唱了那么多首了,跟我唱一首怎么了?”

    自从风晚进来之后,直播间几乎变成了他的主场,乔霁已经许久没开过麦了,都开始找零食准备吃,没想到这也能躺着中枪。

    瞄一眼弹幕,果然正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:

    “修罗场现场啊哈哈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我先来的!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!”

    “风晚晚吃醋吃得好逼真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打死白学家!”

    和他的歌路一样,风晚一贯的行事风格也是相当“不羁”,反正唱见圈粉丝和腐女圈的重合度极高,卖卖腐撒撒娇非但无伤大雅,还容易吸粉。所以他对这种玩笑都是信手拈来,荤素不忌,圈内光他的各种配对cp就有十几个,因此现在他像模像样地“吃飞醋”,倒没有几个人当真,全都嘻嘻哈哈地调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瞎闹。”千叙不软不硬地笑着说了他一句,“那就唱啊,不过不能单独我们俩唱,之丘还在这呢,选一首能三个人唱的吧。”

    弹幕立刻促狭地刷起了“三人游”“他一定很爱你”“一直很安静”这种一看就带着“原谅色”的歌,乔霁简直不忍直视,最后是风晚自告奋勇选的歌:“那唱《山鬼》吧,我也好久没唱古风歌了。”

    乔霁以前当作游戏bgm听过几次《山鬼》,毕竟它比较有名,大致回忆了一下旋律好像也唱得上来,在风晚提议时就跟着同意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不打开歌词不要紧,一打开,乔霁就懵逼了:

    光看第一句“若有人兮山之阿”,七个字,他每个都认识,但连在一起就愣是不知道什么意思!

    更别提第二句“被薜荔兮带女萝”,七个字里他有一半看起来都很虚啊!

    偏偏此时风晚已经眼疾手快地分好了歌词,发到yy的公屏上了,乔霁一看,正好一开头的前四句就是分给他了!

    他想要抗议,不过顺手把歌词往下一拉,又立马闭嘴安静如鸡了——没别的,下面的外星文字只多不少,已经来不及再把原曲听一遍了,还不如现在就抓紧时间百度不认识的字,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关!

    千叙等了一会儿说:“都好了吗?我放伴奏了?3,2,1。”

    他数到一的时候,乔霁才刚刚百度归来,为了查找生僻字的读音,简直发挥出了他在游戏里都未必飙得出的手速,所幸有惊无险,堪堪赶上——他在前奏里悄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若有人兮……山之……啊”

    第一句虽然不懂什么意思,但字都还算简单,应该没问题!

    “背薜荔兮……带女萝”

    幸好薜(pi)荔(li)这两个字他查到了,下一句那个“睇(di)”他也查到了,前四句应该是能够混过关的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之丘你笑死我了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……吧?

    抱着侥幸的幻想泡泡被现实毫不留情地戳破了。

    开麦大笑的是风晚,他在听了乔霁唱完前两句以后就忍不住捧腹大笑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:“哎哟笑得我肚子疼……之丘你太6了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乔霁有点不知所措地停下了,懵了一会儿问:“不是‘薜(pi)荔(li)’吗?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不过不是那个问题哈哈哈。”风晚换了种沉痛的语气说,“第一句那个是‘山之阿(e)’不是‘山之啊’,山阿是山脚的意思,山啊是什么鬼?第二句,是‘披薜荔’,‘被’是‘披’的通假字,要读‘pi’的音的。”

    弹幕的延迟也终于跟上,同样是在乔霁刚刚唱完前两句的时候,一大波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“卧槽23333”“笑死”浩浩荡荡袭来,铺了满屏,也糊了乔霁一脸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乔霁小声说,“是这样的吗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