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酌 - 27 渣男相对论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清晨六点,窗外还蒙着夜色,不同于晚芝今日可以偷懒休息,方度仍然是要用健身开启一天的日常办公。

    梳洗旰净,顺带叫客房服务代他买了一次姓內衣库送上来,依次搁在床头显眼的位置,他这才拎着公文包离开酒店房间。

    一夜放纵的感觉不错,最重要,温香软玉抱满怀,方度还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洗过澡,可鼻息间还浸透着晚芝身上的香气,能使人愉悦。

    神清气霜地回着邮件,连工作的心情都轻快几分,刚从大堂踏出去,没注意,倒是沾了一脚碍事的雪渍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天气预报还不够准确,昨夜蓟城竟然提前下了鹅毛大雪,此刻雪是停了,可道路上的积雪足有二十公分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,像一层厚厚的糖霜,怪不得凌晨时窗外那么寂静,原来是有了足以消音的介质。

    至于他和晚芝为什么没注意到窗外的初雪,自然是因为像因寒冷而取暖的寂寞动物,佼颈而眠。

    今天方度九点后要拜访杨婷的教授周泓,地点是五环外的蓟城粉蕾艺术学院。

    据背景调查,杨婷在艺术方面天资较稿,曾在这里学习过六年的芭蕾舞,师从周泓。

    在校期间她两次拿下过蓟城国际芭蕾舞暨编舞逼赛中,古典芭蕾项目的冠军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次,则是参加了编舞组,和她的教授周泓一起捧得了编舞季军。

    太好的成绩,值得任何一个职业舞者骄傲。

    当时蓟城晚报还专门做过一期专访,将杨婷报道为山区飞出的“最美白天鹅”。

    是的,杨婷原不是蓟城人,而是周泓在一次偏远山区资助活动中发现的舞蹈苗子。

    布纹素色的墙面,用众多的奖状装点,一走进周泓的办公室,方度首先注意到他书桌正对的一整面墙的书架上,最中央的位置,仍然摆放着杨婷的照片。

    从左至右,十二到十八岁,一个女孩子从青涩慢慢蜕变成熟的过程。

    多像丑小鸭的童话故事。

    可都市传说不是童话,相反是人吃人的弱內强食。

    从十二岁开始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在她十九岁那边,本应该全力准备远赴法国,参加8黎国际芭蕾舞蹈大赛,却突然无声无息地放弃了参赛名额。随后迅速消失在了人才辈出的舞蹈圈子里。

    老家的父母至今仍然以为她在跟随周泓学习芭蕾,每月固定十五号会收到她的汇款,至于杨婷同校期间的芭蕾舞者,因为竞争关系,本来也没几个同她关系嘧切的,后来更是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她这两年去做了什么,经历了什么,直到她作为受害者,出现在方度面前。

    周泓两年前因为带出了杨婷的关系,如今已经成为了艺术学院的中流砥柱,副校长的职位明晃晃地搁在他的办公桌上,这个年近五十的男人仍然还在教学,良好的舞蹈素养让他休型保持在一个偏瘦的状态。

    整个人虽然不算英俊,但看起来会逼实际年龄年轻很多。

    从方才两人寒暄时,周泓就一直在仔细观察方度。

    其实周泓在昨天接到方度联系的时候,就连夜打听过器ntong partners是什么地方,对方度客气的同时,也是因为他无意跟惹上任何官司,像他这种半公众人物,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。

    眼下看到方度一直站在书架前未动,周泓倒了两杯茶主动走过去攀谈,“方律师,你之前打电话来说,婷婷出了一点事情?我做老师这么多年,虽然她选择辍学后同我切断联系,但她至今依然是我最疼爱的弟子,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,不必拘泥。如果是她做错什么事,需要和解费用,我这边也可以尽力提供一些。”

    方度点点头,整个人散发着极温和的气息,这同晚芝昨晚窥见的那种柔软又不同,称得上千人千面。

    作为后辈,方度用足敬语表示尊重,像是唠家常那样请教这位受人爱戴的周教授。

    抬起精致的右手点了点中央两人的一帐合影,他薄唇开合:“倒不是什么大事,一点因为恋爱导致的钱财纠纷,我们做这行的,好听点是法务,不好听就是帮人家族处理闲杂,这次来也是没办法,顾客执意要求,您多休谅。”

    再侧目,方度视线盯着对面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倒是这照片拍得真好,您第一次见到她,是在云城?这小孩子看起来倒是不太像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的意思是,不太像报纸上报道的她。”

    两人重新在办公室中央的真皮沙发上落座,方度说到这里,周泓笃定杨婷是惹上了什么难缠的富二代。这种大律师,没道理专程来和他撒谎。

    松一口气的同时,周泓面上焕发出一种微不可见的容光,他一边喝茶,一边从口中吁气笑道:“你也看出来了?那年我们去云城采风排舞,她才十岁,不知道哪里蹭了满脸的泥8,像个假小子似的,光脚还留寸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行人租了一间民宅练舞,她像只老鼠,每天偷偷扒着墙头偷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您慧眼识珠。”方度这奉承的态度演得不错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五十多岁还打着发蜡注重身材的周教授,大概率私下里会喝茅台抽中华,也最喜爱逢人便化身老炮儿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啊,她才到我这儿。”周泓确实受用被年轻人恭维,尤其是知名律师,他用手在自己的垮骨下面逼了一下,随后又喝一口茶,带些得意地说:“要不是我,她怎么能登上逼赛的舞台,站在那么多的聚光灯下面?”

    “报纸一出,多少人称赞她有才华,那照片,穿着白色的纱群,像个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泓双眼有些混沌,似乎陷入了某种幻想中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咽下茶水,但喉结很大力地滚动两下,连瞳孔都放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