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回 - 谁家女郎不怀春 鸳鸯春梦(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01  谁家女郎不怀春

    白露一过,再下了几场秋雨,暑热终歇,清风至,凉意生。

    今天是初一,城隍庙的香火格外鼎盛,满城的姑娘太太公子老爷们都来赴这场盛会,求子求姻缘求高中,无有不求的,那庙前的功德都塞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谈笑笑忍着困意,被表妹蓝椿硬拉着出门,头顶上的火都快冒到叁尺高了。

    太挤了。

    有这劲儿,在家里睡大觉多好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才应了这妮子的鬼话,来逛什么城隍庙。

    谈笑笑一连打了叁个哈欠。

    蓝椿倒是不知疲倦,兴意正浓,拉着她的手不住的晃,“表姐,你看,那边有求姻缘的。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摆了摆手,“不行了,我得往那树荫底下坐会儿,你自己去罢。”说着指了指那长得最茂的一颗松柏。

    劝了半饷,蓝椿只好自顾的去了。

    谈笑笑揉了揉嗡嗡的脑仁子,挪步到松柏树下一个卖凉饮的茶摊,阿婆正在招呼来来往往的客人,眼尖的瞟见她。

    “姑娘,来杯凉饮么?可甜勒~”

    那茶摊后还有一个垂髫的小孩,奶声奶气地帮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姐姐,来杯凉饮罢~”

    “那便来一杯罢。少加些豆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~”阿婆利落的翻开大瓮,用竹勺在表面荡了几下,满满盛了一勺在竹筒里,递过去。

    谈笑笑爽快的嘬了一大口,心里的烦躁顿时下去了大半,给了钱,往那树根后的石台走去,打算在那歇歇脚。

    走出人群,这才稀疏起来。

    石台宽约二尺,正好可落座。

    谈笑笑环顾了一圈,见众人没注意她,遂捡了叶子坐了,转身去看那叶子堆里的蝉蜕。

    手里的凉饮已经见底。

    忽而察觉到背后一阵动静,谈笑笑回过头来,只看见一个蹙白的身影消失在拐角。

    地上静静的躺着一块洁白的玉石,其上垂着微蓝的丝绦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东西掉了。”

    可惜那人没听见。

    谈笑笑撇了撇嘴,弯腰将那玉石拾起,拍了拍上面的尘土。

    看这样式,是半块鸳鸯玉佩,那鸳鸯雕得活灵活现,根根细羽分明,还有圆溜溜的眼睛。

    是个好玩意儿,只是不知道是谁掉的,算了,等下送去庙祝那罢。

    结果没等谈笑笑送过去,蓝椿半路杀出,捉住她的手就拖着她去看杂耍。

    说什么那边有翻凳子的表演,可是那戏班的绝活。

    谈笑笑哪经得住这疯丫头的劲儿,只得由着她去,便把那玉佩的事儿忘得干净。

    等到了家,解衣洗漱的时候看到才想起来这茬。

    丫鬟旻儿问,“姑娘新得的玉佩?还怪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是什么我得的,今儿在那城隍庙捡的,忘记交给庙祝了,不知道这玉佩的主人急成什么样了。赶明儿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旻儿应了,“姑娘要沐浴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抬水罢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梳洗之后倚在床上,不待旻儿吹灯,便蒙着被子睡了,连头发都是旻儿帮着解的。

    旻儿笑了笑,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,看来她家姑娘这是累得狠了呢,这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身子这么重?

    谈笑笑觉得自己好像到了一个满是雾气的地方,眼睑沉得像灌了铅,怎么也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被什么压在身下,一双手在她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嗯~

    那手隔着衣服,抚摸她的双乳和私处,甚至在她的股缝间,隐隐往里。

    她想喊,结果嘴怎么也张不开,浑身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那手像有意识的,愈发过分的往敏感处钻,甚至要钻进她下面不可名状的地方里去。

    不,不要!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谈笑笑无声地呐喊着。

    全身像一张拉满弦的弓。

    战栗又毫无动弹。

    然而那手越来越用力,二指合力一捏。

    啊~

    谈笑笑尖叫着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头顶是熟悉的青萝纱帐。

    呼~呼~呼~

   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原来是做噩梦啊。

    旻儿闻讯从外间推门进来,“姑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噩梦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奴去给姑娘泡杯安神茶压压惊。”

    “去罢,顺便让她们抬桶水进来,我要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旻儿把帕子递给她,快步出去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谈笑笑饮了安神茶,在屏风准备沐浴,旻儿照例前来想为她宽衣,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旻儿,我今天想自己洗,你厨房给我端点玉露糕来,我饿了,等下要吃。”

    直走了旻儿,谈笑笑这才小心翼翼的解下外衣,褪下亵裤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亵裤上沾满了不知名的液体,私处一片濡湿。

    她的脸悄悄红了。

    团了团放进桶里打湿,温水隐没了痕迹,这才跨进桶里仔细的清洗私处。

    手浇了热水一放上去,就有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来。

    这让她,又陌生又好奇又害怕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好在旻儿的回来,让她暂时放下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姑娘今日穿什么?”

    谈笑笑这才想起来,“哦对,今日椿儿她们会来,我倒忘了,那便穿那件月白的罢,是上次新做的,还没拿出来穿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奴这便吩咐下去熨烫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提前叫厨房多准备些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哎,知道了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