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回 - 谋定而后动 鸳鸯春梦(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45  谋定而后动

    谈笑笑和谢垣在悬崖附近走来走去也没有碰到人,更没有碰到什么别的路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近正午,空中昏暗一片,大块大块的乌云堆积在山头,随着一道闪电划破天空,暴雨倾盆而至。

    豆大的雨滴密集地打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咱们快找个什么地方避避雨,不然非得染上风寒不可。”谢垣拉着谈笑笑,用衣襟替她挡雨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奔跑,到了一处山头的背风处躲避。

    谈笑笑抖了抖身上的积水,脚一滑,扯开了一旁繁茂的藤蔓,露出一个山洞来。

    “这无双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这么多密室啊山洞的。”谢垣探了半个头进去,冲谈笑笑招了招手,“快来,里头大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二人没行几步,果然发现里头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正中停着一台偃甲鸟,浑身被漆成朱红色,腹部还有供人坐上去的椅子,双翼展开足有十丈之宽。

    谢垣惊叹,抱着谈笑笑吧唧亲了一大口,“有了这玩意儿,咱们就能出去了,还是从天上飞出去。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也被这偃甲鸟宏伟惊呆了,小心翼翼地摸了上去,然后问出了一个问题,“你会驾乘么?”

    谢垣鼓捣半天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道:“我也不会,那这玩意儿就是堆破木头铁疙瘩。半点忙也帮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是偃甲鸟哎,我只在奇闻录上见过,没想到这无双教竟然有人会造。”谢垣很激动,摆弄起旁边的那一堆剩余的部件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们还是快走吧,还得回去跟他们交涉呢,别耗费时间了。”谈笑笑比谢垣清醒,她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赶紧逃出去,趁着那两个长老还没注意到他们的时候。

    谢垣依依不舍跟着谈笑笑叁步一回头离开了山洞,把洞口掩藏好,原路返回,到了无双教内。

    白长老的手下陆峰拦住了二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谢垣展示了他的叁寸不烂之舌。

    “首先,两个长老已经不需要我们了对不对,其次我们留在这还浪费你们的粮食,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,麻烦请送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陆峰刀鞘一横,便要出窍,“对不起,我没接到这样的命令,你们哪儿也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别着急,你看啊,你们长老也没说杀了我们对吧,所以我们还是这里的贵人对不对,至少是功臣什么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摄羽令是不是我们帮着找回来的,万一你们长老还有用到我们的时候呢,千万别动粗,不然到时候你就是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谢垣和谈笑笑就继续混吃混喝,寻找出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个长老在闭关,没空管他二人,所以他们才能忽悠成功,继续蹦跶。

    谢垣甚至还和无双教的人打听了藏书阁,进去企图寻找关于驾乘偃甲鸟的书册,然而与之相关的记载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就在谈笑笑绝望之际,一个自称是小哑巴的哥哥李铨找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会真的帮助我们,别忘了你弟弟对我们的欺骗。”谈笑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恨无双教,我也想离开。胡长老利用我威胁我弟弟帮他办事,却又连累他被白长老杀死,那是我的手足兄弟,我如何能不动容。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在找偃甲鸟的书册,是为了停在后山上的那架偃甲鸟吧。”

    李铨从怀里掏出一个书简递过去。

    谢垣摊开看了,果然上面记载着详细的偃甲知识,冲谈笑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铨又道,“我本是这偃甲大师的徒弟,自师父因病故去后,这教内的偃甲技艺也就失传了。偃甲技艺复杂,一时半刻凭你们,是学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有点不信,她想寄希望于谢垣,而不是面前这个不知根底的人。

    谢垣虽饱读杂书,又善钻研,但是对于偃甲鸟这么复杂的机关术,不吃不睡看了叁天仍然无从学起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对,凭我们自己,根本不行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懊恼道:“难道又只能跟别人合作了吗?”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谢垣揉了揉发青的眼眶,“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谈笑笑和谢垣只能再去找李铨。

    李铨告诉他们,要启动这偃甲鸟需要一把钥匙,那鸟腹的操纵机关被精铁炼制的链子捆住了,钥匙就在胡长老那里。

    “既然在他那里,怎么你不去偷?”

    “他的门口守卫森严,我一个人办不到,除非有人引开守卫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引开,你去偷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以二位的身份,怕是还没近前就被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垣仔细想想,也是,“好吧,那我们去偷钥匙。问题是,我们也打不过胡长老啊,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李铨胜券在握地说:“放心,他们现在才无暇顾及你们呢,日日沉迷练功,连水都是下人端进去的,只要你们扮作临时送茶水的,不要东张西望,悄悄退到旁边点燃迷香,等他们浑浑睡去,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寻找钥匙了。”李铨把迷香递给她。

    谈笑笑没有接,“谁知道你这迷香有没有毒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可以回去自己先试试。这是解药。”李铨又把另一个瓷瓶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只负责引开守卫,至于用不用,那是你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办法听起来可行,但是具体结果如何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然而,谈笑笑和谢垣合计了半天,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能姑且一试。

    爱┆看┋书:woo18νip﹝wσo18νip﹞woo18.vip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